首页 > 杂七杂八 > 民主和自由的关系

民主和自由的关系

2011年9月21日 sigma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

今天下午吃饭的时候,不知道什么时候扯到民主自由之类的,我想起之前看到的一句话,大概是香港属于无民主有自由之类的(貌似现在香港特首还不是直选的,之前香港总督就更是),马上就受到几个同学的围攻,他们说那是不可能的,他们觉得民主和自由是等同或者包含之类的,起码也是民主是自由的保障之类的。我当时感觉这两个东西肯定是很不同的,民主感觉是一个公权力如何分配的问题,而自由则是公权力的作用范围之类的。回来后,发现殷海光有篇《民主与自由不是一件事》的观点差不多,在此分享下。

需要强调的是,我发此文的没有贬低民主的意思,我依然认为民主对自由很重要。而作为码农的一员,我感觉我对自由的渴望还是很高的。我希望过得生活就是自由,无拘无束的生活,并且不必考虑各种舆论和成见(感觉这舆论和成见就是民主下的产物,即大众认可的东西),能够自由的思考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unicornblog.cn/user1/unicornblog/15322.html

我们常常使用的名词,往往也就是我们不甚了解的名词。“民主”和“自由”就是其中之二。多年以来,这两个名词常被连在一起来说,因此造成大家一个印象,以为民主与自由不可分,甚至二者是一回事。这样的印象有修正的必要。

嘉塞待(Ortega Y.Gasset,Jose)说:

自由主义和民主政制是两回事。在开始的时候,二者并没有关系。至于在趋势方面,演变的结果,二者的意义是互相冲突的。民主政制和自由主义是对两个完全不同的问题之两个解答。

民主政制所要解答的是这个问题:“谁应该行使公共权力?”对于这个问题,民主政制的解答是:行使公共权力之事属于全体公民。

可是,这个问题并未触及公共权力的范围应该是什么的问题。这个问题只是决定这种权力究属于谁。民主政制主张一切人都统治。这也是说,一切人借所有的社会立法来行使主权。

然而,自由主义所解答的是另一问题:无论由谁来操持公共的权力,其限制何在?回答是:“无论公共权力是操持在贵族手里或操持在平民手里,都不能是绝对的:个人所有的权力不得受国邦的任何干涉。①

伦纳尔(Max Lerner)也说:

当我在此处说及民主政制时,我要将民主政制和自由主义截然分开。在一般人心目中把民主政制和自由主义混为一谈。没有一种混淆比这一种混淆更大。②

民主和自由确实是两种不同的东西。可是,二者能否“截然分开”,则必须作进一步的分析。

纯粹就慨念和制度来说,民主政制和自由主义二者之间并没有一个相应的关联。梅特伦(F·W.Maltland)说:“那些把民主之路当作自由之路的人,是把一个暂时的方法错认作一个终极的目标”[3]舒彼德(J.Schumpeter)也说;“民主是一个政治方法。这也就是说,民主是某种制度之下的安排方式。我们借此可以作政治上的种种决定。例如,立法及行政方面的决定。因此,民主的本身不可能是一个目标。民主与在特定历史条件之下会产生一些什么政治决定无干。”④

然而,就历史的发展来说,民主政制和自由主义二者是不能截然划分的。英语世界的历史就是显例。

如果自由主义被当作一个目标,那末民主政制似乎自然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方式。现在有许多人土是这样想的。可是,这并不表示民主政制是实现自由主义的唯一方式。历史告诉我们,从专制政制也可以实现自由主义。而且,从专制政制之路到自由主义,与从民主政制之路到自由主义,究竟哪一条近些和容易些,这实在有待历史的社会学同政治科学合作来研究以得结论。复次,我们说民主政制似乎自然是实现自由主义的方式,这也并不表示经由民主政制的方式有而且只有得到自由主义的结果。立于民主政制的原则上,任何人都无法作这种保证。之所以如此,最基本的原因之一,是民主政制的本身并不就是自由主义。如前所述,民主政制只是一种政治方式。可是,自由主义根本是一个价值系统。自由主义是全人类最基层的价值系统。没有了这种价值系统,人是否还能算是人,实在大成问题。然而,同一民主政制的方式,可以用来实现自由主义,但是未尝不可以用来实现“专政”。所谓“民主专政”已经不算新闻了。如所周知,民主政制的重要原则之一是“多数决定”。如果多数决定选出一个独裁者希特勒,那末我们凭什么说是“不民主”呢?实在一点也不算希奇,从东欧以至广大的亚非地区,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,民主政制多少有所进展,可是相形之下自由主义日益萎缩。由此可见一个国邦能否实现自由主义,与是否实行民主政制其间并无一定的相应关联。一个国邦能否实行自由主义,主要决定于它的社会文化内容。

通常把民主与极权对称;自由与专制对称。这是乱点鸳鸯 谱,配错了对儿。民主政制的反面是专制政制。自由主义的反面是极权主义。这也就是说,在专制政制之下一定没有民主政制;可是不一定没有自由主义。在极权主义之下一定没有自由主义;可是不一定没有民主政制。民主政制和自由主义的排列组合一共有四个可能。

第一,既民主又自由。如果一个国邦的民主制度完成了,比如说有一部象样的纸上宪法,也有选举,同时又已把自由主义收剧乍社会文化的基本价值,比如说极尊重个人的尊严和基本人权,那么这个国邦便是既民主又自由的,例如,美国、英国、瑞士、澳洲,等等。

第二,有民主而少自由。如果一个国邦的民主制度完成了,比如说有一部写在纸上的民主宪法,也有选举,可是却无视个人的尊严和基本人权并且有计划地挫抑自由主义,那么这个国邦便是有民主而少自由的。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东欧若干小国便属这类。

第三,无民主而有自由。如果一个国邦行的是专制政制,但是在社会文化上有相当的自由,那末这个国邦便是无民主而有自由的。欧洲自近代国家出现以后,在君王的专制统治之下,人民享有相当的自由。就中国的历史而论,在两种情况之下出现这种局面;一,帝国大统一,无外患内忧,太平盛世来临的时候。二,帝国的末世,统治松弛,朝代世系形将转换之际。清末到民初出观过这种美丽的朝霞。可惜朗霞过后就是正午的骄阳。

第四,既无民主又少自由。如果一个国邦没有民主的宪法,没有选举,实行的是专制政制,而且又不把人当人,那末这个国邦便是既无民主又少自由的。

这一排列组合不止是一逻辑的可能。这种可能的实例在地球上也不太少。《中国文化的展望》第十二章 民主与自由之第一节。

 

本文作者: Sigma    在新浪微博关注SigmaSigmaWeibo    RSS订阅本博客
本文链接: http://mblog.sigma.me/2011/09/21/democracy-and-freedom.html
本博客采用知识共享署名—非商业性-禁止演绎使用3.0协议进行许可,转载请保留作者和原文链接。

分类: 杂七杂八 标签: ,

  1.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.
  1.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.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