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贝壳 > [整理]陈怀临-闲聊Kernel engineer的境界

[整理]陈怀临-闲聊Kernel engineer的境界

2012年3月19日 sigma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

今天,看到@陈怀临的微博谈Kernel engineer的境界,觉得挺不错的,整理在此。

  1. 境界(一):1. 喜欢OS。别的啥也看不上。2. 读kernel代码,每天特来劲。饭桌上特牛逼:-)3. 觉得自己啥也不懂,看了就忘,特沮丧。4. 玩板子,特来劲,饭桌上具牛逼。
  2. 境界(二) 1. 开始谁也看不起,觉得做网络的其实就是大傻。 做Driver的其实就是脑残。 (2)喜欢做芯片的,特别是做CPU的。会开始补充体系结构的知识。 (3)发现bus很重要,但大多数人不懂。(4)慢慢往硬件上靠。
  3. 境界(三)(1)轻微自闭症倾向开始。会在办公室贴时序tu,die图,觉得漂亮。(2)会好奇做编译后端。发现做编译的人其实都不懂编译。(3)发现绝大多数人不会调程序。(4)很奇怪身边的傻子们如何混到工作,而且一个个还不知道自己特傻。(4)很痛苦ing
  4. 境界(四)(1)价值观开始改变,Open Source里的大腕才是心目中的Hero。其他的都看不起。自己的老板,老板的老板基本上都不在眼里 (2)天天琢磨如何在Open Source做贡献,而非在自己的公司做贡献。 (3)上班就是混。自己做的东西公司的人基本上不懂。
  5. 境界(五)1. 狂喜欢写汇编,而且特意从来不加注释。(2)经常看着2,3行知道有错误的priviledge的代码但不知道哪里有错,感叹网络工程师用GDB还不会抓bug,可见智商有多低 (3)最怕的不是crash,而是板子的LED不闪了,系统死了。
  6. 境界(六)1. 当一个晚上去调 5 块板子,每个板子都是不同的CPU的时候,离崩溃已经不远。2. 世界上最难的不是调厂商开发板子+自己的kernel;也不是自己的烂板子+linux;而是自己的烂板子+自己写的烂kernel。没有技术底线就与一个女人没有道德底线一样,不是可怕;而是噩梦。
  7. 境界(七) 1. Kernel工程师在某一天突然会害怕。对不确定性(undeterministic)的无法控制(板子不稳定,dram不稳定,kernel不问题) 2. 会开始往上做,看stack。发现网络的精华:代码就是一堆callback指针;实质就是几个Queue。才突然了解为什么大傻都能做网络工程师。
  8. 境界(八)1.会发现网络最难的不是转发,而是控制。2. 会特别羡慕能把网络设备config的特溜的Testing工程师。Kernel工程师通常喜欢手快和对设备熟悉的,不喜欢大傻。 3. 总是试图建立一个完整的网络Picture,但感觉不好,很喜欢去数据中心看看。

上面八条境界分别来自八条微博,原链接:

http://weibo.com/1645518723/yanDemGGg
http://weibo.com/1645518723/yarEe4eXS
http://weibo.com/1645518723/yawvk5SQ0
http://weibo.com/1645518723/yazpjjCEc
http://weibo.com/1645518723/yaBjJoUsf
http://weibo.com/1645518723/yaBLKk3iK
http://weibo.com/1645518723/yaFfC2WeB
http://weibo.com/1645518723/yaFkpBJSH

本文作者: Sigma    在新浪微博关注SigmaSigmaWeibo    RSS订阅本博客
本文链接: http://mblog.sigma.me/2012/03/19/talks-about-kernel-engineer.html
本博客采用知识共享署名—非商业性-禁止演绎使用3.0协议进行许可,转载请保留作者和原文链接。

分类: 贝壳 标签: ,

  1.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.
  1.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.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